ISS系列报道——6月9日争鸣与实践论坛
2018-06-11 19:44:07

6月9日下午2点,争鸣与实践论坛在青年汇5楼中华厅顺利召开。来自全国各地的数十位专家汇聚一堂,交流了各自的科研观点,引发了许多思维的碰撞。


 

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的吴晋主任为我们介绍了双支架取栓技术在颈内动脉末端高负荷栓塞性病变中的应用,并得出结论:急性颈内动脉末端闭塞血栓负荷量大,具有较高的致残率和病死率,预后较差。双支架取栓技术作为Solumbra等取栓技术的补充,能够达到较高的开通率,但预后仍与侧支循环、发病时间、操作时间等因素有关。

 

1.jpg

来自连云港市第一人民医院神经介入科的孙勇主任分享急性心源性脑卒中取栓治疗过程中的体会:(1)心源性栓塞区别于原位狭窄或继发血栓形成。(2)血栓性状是影响取栓术式的重要因素。(3)血栓性状可以通过病史、心电图、影像学特征和导丝通过的情况来判断。


 

 

2.jpg
 


 

    来自武警广东总队医院的田喜光主任阐述了在时间窗内具有不良结局倾向的急性大面积缺血性卒中的相关研究。田喜光主任认为:更短的时间、影像不匹配、更清晰的DSA图像、和更娴熟的医生操作等有助于降低急性大面积脑梗塞切栓术失败率。

 

3.jpg
 

来自解放军南京总医院神经外科的吴琪医生分析了动脉瘤栓塞术中静脉早显的原因,并将其作为在缺血性卒中作为动脉溶栓的一个出血预测因素。

 

4.jpg
 

来自解放军南京总医院的王怀明副主任介绍了急性前循环大血管闭塞性卒中血管内治疗成功再通预后不良的早期预测。认为时间窗内开通血管预后不一定良好,通过大数据临床分析时间窗内血管再通预后是否良好的危险分层,可以根据危险分层划分一个对临床有预测意义的术前评估量表。

 

5.jpg
 

来自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神经疾病中心的史树贵主任分享了大脑中动脉闭塞再通的策略。

 

6.jpg
 

来自无锡市人民医院的王枫主任带来了椎基底动脉延长扩张症并发后循环梗死的临床特征和危险因素分析。来自徐州矿务集团总医院神经内科的陶中海主任讨论了关于后循环梗死患者的超急性期桥接治疗,并且对比桥接治疗与直接取栓的治疗效果。

来自东莞市人民医院神经内科的周新民医生分享动脉内灌注维拉帕米治疗动脉瘤介入手术中的脑血管痉挛的经验。通过整理动脉内灌注维拉帕米解决血管痉挛的临床资料,发现维拉帕米对血压的影响较小,并具有良好的耐受性和安全性。国外指南指出球囊扩张治疗会有一定危险,中等剂量的维拉帕米效果良好。

 

7.jpg
 

来自福建省立医院神经内科的李永坤副主任分享了少见的使用单纯弹簧圈栓塞治疗永存三叉动脉-海绵窦瘘的病例。目前这种病例很少被报道,国内万方数据库检索仅有7例,临床表现不典型,诊断较困难。

 

8.jpg
 

来自解放军陆军总医院神经外科的罗永春医生通过两个病例阐述了警惕以急性缺血性卒中为表现的主动脉夹层的观点。

 

9.jpg
 

来自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的尹林主任、来自张家港市第一人民医院神经内科的陈科春医生和来自南京市第一医院神经内科的施洪超医生也各自分享了改善AIS血管内治疗效果及预后的相关病例,并进行了相关讨论。

还有来自常州市武进中医院脑病科的金华峰副主任医师、来自盐城市第三人民医院的侍海存主任医师和来自西安交通大学第一医院的冯骏主任也带来了关于颈动脉闭塞病变的相关病变讨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