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系列报道——卒中热点论坛
2018-06-11 19:31:17

开幕式后,卒中热点论坛学术交流正式开始。
 

 

1.jpg
 

首先,DAWN研究的主要研究者,来自美国Emory大学的Raul Nogueira教授就脑卒中早期时间窗内的快速血管内治疗策略进行了介绍。Raul Nogueira教授提出:在急性缺血性脑卒中的快速诊断与治疗中,应注重平衡影像学评估的精准性与花费的时间。在临床实践中应注重影像学检查的个体化,减少患者的过度选择,减少急性救治期间不必要的影像学检查,从而使更多的患者获益。

 

2.jpg
 

来自重庆医科大学的谢鹏副校长主要探讨了神经内科卒中治疗的新观点,提出卒中后抑郁的治疗是卒中患者康复的关键。卒中后抑郁发生率高、漏诊率高。卒中后抑郁加重卒中后认知障碍,并使患者死亡风险增加50%。循证证据表明,抗抑郁药物治疗有效,但卒中后抑郁的关注度严重不足,这一矛盾为临床实践与研究提出了新的方向与挑战

 

3.jpg
 

澳洲墨尔本皇家医院的Bernard Yan教授就急性缺血性脑卒中后是否直接跨越溶栓治疗展开讲座,指出目前并无直接证据证实桥接治疗优于或劣于直接取栓治疗。他指出在临床实践中,取栓前进行静脉溶栓可能是无益甚至有害的,可能会提高血管内治疗后出现症状性颅内出血的风险。针对是否应该跨越静脉溶栓治疗这一问题,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多个国家联合开展了DIRECT-SAFE研究,该研究目前处于入组阶段,预计将在4年之后得出研究结果,让我们拭目以待。

 

4.jpg
 

解放军南京总医院的刘新峰教授为我们总结了卒中治疗与介入神经病学的的新进展,指出最近五年是卒中治疗发生巨变的五年。血管内治疗使急性大血管闭塞变为可防可治。2018年的DAWN与DEFUSE 3 研究弱化了时间窗,强化了组织窗,为介入神经病学迎来了春天;溶栓治疗方面的研究证实,替奈普酶相较于阿替普酶,具有使用更为方便的特点,并具有提高首次再通率与改善患者预后等优势;对于醒时卒中的研究发现,对发病时间不明而存在DWI-FLAIR不匹配的患者进行静脉溶栓可使患者获益。此外,院前救治中减少延误、改进转运方式,加强患者评估与病例选择的个体化筛选,DAWN与DEFUSE 3 研究入组范围以外的患者能否介入治疗能否获益,手术模式、麻醉方式的争鸣,新技术与新器械的革新等,都将会推动神经介入学的发展。
 

来自西班牙巴塞罗那Vall d'Hebron医院的Marc Ribo教授为我们介绍了急性脑血管病的院前管理与RACECAT研究。目前不同地区的急性脑血管病患者救治现状存在差异,其中偏远地区及交通不便地区患者获益较低。Marc Ribo教授提出,在患者的院前转运中面临诊疗中心选择的问题。对于可疑大血管闭塞患者,部分需要进行血管内治疗的患者被送往只有静脉治疗条件的中心,之后又不得不再次转运到可以进行血管内治疗的中心,而另一部分只需接受静脉溶栓的患者却被送往可以进行血管内治疗的中心。在此过程中会导致时间的延误与资源的浪费。RACECAT研究就是针对这一问题开展的,它旨在探究院前转运路径优化的方式,达到资源和时间的合理配置。

 

5.jpg
 

南京第一人民医院的张颖冬院长对脑小血管病的诊疗进行了观点分享。脑小血管病在中老年人群中较为常见,发病机制包括:灌注不足、脑血管反应性障碍、血脑屏障渗漏等。目前其诊断主要依赖于生物、影像学标志。结合临床表现与遗传学机制脑小血管病分为CADASIL,CARASIL,CARASAL三型。对于这三种分型,张颖冬院长从鉴别诊断和治疗方面对临床实践分别给予了启示。并指出,对于存在标志性脑影像学表现的患者应进行危险因素筛查。除了老龄化、高血压、高脂血症、糖尿病等环境性危险因素,还应积极考虑进行相关基因的分子筛查。

 

6.jpg
 

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秦超教授探讨了颅内复杂动脉瘤的临床及其介入相关问题,并为我们带来了疑难病例的分享。对于复杂动脉瘤的定义目前尚无统一标准,但是从治疗角度上通常指显微外科手术难以达到的部位所发生的动脉瘤、直径较大的动脉瘤等,其病情发展快,死亡率高,微创处理较难。秦超教授表示,在临床实践的术式选择中,宽颈动脉瘤、直径>25mm的巨大动脉瘤、直径<3mm的颅内微小动脉瘤、颅内夹层动脉瘤、颅内多发动脉瘤、血泡样动脉瘤、合并血管狭窄的动脉瘤、基底动脉尖动脉瘤、烟雾病动脉瘤等的治疗中,均可采用支架辅助治疗作为一种治疗方式。
 

7.jpg
 

DAWN研究主要研究者,来自美国Emory大学Raul Nogueira教授介绍了超时窗脑卒中的血管内治疗的研究结果。他们近期的荟萃研究(AURORA研究)显示,接受血管内治疗的超时间窗(6小时)患者90天神经功能显著优于对照组患者,且安全性与时间窗内患者相同。因此超时窗脑卒中患者接受血管内治疗仍可获益。

 

8.jpg
 

来自陆军军医大学附属新桥医院神经内科的杨清武教授向我们介绍了急性大动脉闭塞轻型卒中的血管再通治疗的现状及思考。轻型卒中在临床实践中常采用保守治疗,但仍有30%左右的致残率。虽然目前缺乏RCT研究,但是小样本回顾性登记研究发现,对轻型卒中患者进行血管内治疗或可改善患者长期神经功能,但可能增加出血风险,因此应权衡风险与获益。

 

9.jpg
 

西班牙巴塞罗那Vall d'Hebron医院的Marc Ribó教授为我们分享了血管内治疗的院内分诊、管理和选择过程中减少院内时间延误的经验。Marc Ribó教授认为可以通过医护人员早期就位,减少不必要影像检查,略过急诊等方式减少院内延误;最后,该中心进行了救护车直接将发病6小时内、RACE评分>4或NIHSS评分>10的患者送入导管室直接造影的尝试,取得了令人欣慰的结果。

 

0.jpg
 

来自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的王守春教授为我们带来了关于急性缺血性脑血管病介入治疗时间窗2018年的指南解读。DAWN和DEFUSE 3研究的发布改写了AHA的急性缺血性卒中诊治指南,时间窗不应再成为排除取栓的标准,但仍是紧急抢救的关键理由。急诊取栓的个体化治疗窗将是未来的发展趋势。

 

11.jpg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张晓龙教授的讲座主要探讨了颈部截断性动脉夹层支架重建的相关问题。颈部动脉夹层目前的治疗指南主要是抗凝抗聚,但是否应该进行血管内治疗仍然存在许多争议。张教授通过病例分享证实颈部动脉夹层患者接受支架重建疗效可靠。提出对于颈部动脉夹层的患者,药物治疗可能有效,但是支架治疗更加可靠。

 

12.jpg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的骆翔主任就急性缺血性卒中的侧支循环这一话题进行了探讨。研究表明侧支循环较好的患者静脉溶栓和血管内治疗后患者预后均较好,且出现症状性颅内出血转化风险低。但是是否根据基线侧支循环状态指导临床决策,仍需要更多的研究支持。

 

13.jpg
 

湖南省人民医院的高小平教授为我们讲解了未破裂颅内动脉瘤的治疗策略。未破裂动脉瘤的综合管理主要取决于动脉瘤的位置、大小、形态、有无子囊,以及动脉瘤的生长情况等。干预方式手术和血管内治疗均有效。外科夹闭对防止动脉瘤复发更有利,而血管内治疗在降低致残率和死亡率、缩短住院时间、减少医疗费用方面更优。

 

14.jpg
 

陆军总医院的黄勇华教授的讲座主要探讨了脑小血管病与认知功能损害的研究。脑小血管病患者普遍存在认知功能减退,但由于其表现较为隐匿而时常不被重视,而认知障碍以执行功能(包括注意力)为主。卒中后认知障碍的药物治疗,目前指南推荐使用多奈哌齐和加兰他敏。

 

15.jpg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刘煜敏教授就肌纤维发育不良与卒中展开讲座。肌纤维发育不良(FMD)是一种非炎性、非动脉粥样硬化性、节段性、多灶性动脉血管病,主要累及全身中等大小的动脉,是青年人群高血压及卒中的重要原因之一。刘教授通过病例分享向我们介绍了脑动脉FMD的治疗策略。症状性脑动脉FMD首选经皮球囊扩张术,必要时需置入支架。

 

16.jpg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的潘经锐为我们介绍了长期饮酒所致的高血压性脑出血的有关机制研究,指出长期大量饮酒增加高血压性脑出血发生率,加重高血压性脑出血发生后的脑组织损伤,并从分子生物学角度介绍了其可能的机制。

17.jpg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