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2018,除了参会,还有这些你不得不知......
2018-06-11 18:13:12

古诗词里的金陵

一提到南京,不得不让人想起它的另一个有着深蕴历史文化的名字:“金陵”。根据《太平寰宇记》记载,春秋时期楚威王在消灭越国之后,断言越城有王气,特意在此埋下金器以为镇压。越城因此便得名“金陵”。

 

后来秦并天下,方士又进言称江东有天子气。忌讳莫深的秦始皇帝于是凿地脉,断连岗,引淮水自方山断处流入金陵城中,因此便有了“秦淮河”。但楚国的金器并没有镇服五色祥云,劈开方山的秦淮也没能斩断帝王的龙脉。东汉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出使江东的诸葛亮对金陵的主人孙权说:“钟山龙蟠,石头虎踞,此乃帝王之宅!”孙权在二十年后黄袍加身,金陵从此拉开了六朝帝都的辉煌序幕,引来了无数的文人骚客为之吟咏。

说到写金陵的古诗句,最著名的恐怕要属南朝文学家谢朓的《入朝曲》。

 

入朝曲

谢朓

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

逶迤带绿水,迢递起朱楼。

飞甍夹驰道,垂杨荫御沟。

凝笳翼高盖,叠鼓送华辀。

献纳云台表,功名良可收。

 

在谢朓看来,金陵之所谓“佳丽”,乃是佳山丽水,虎踞龙盘。倘若没有这样的江山形胜,金陵又怎能容纳得下朱楼御道、高盖华辀的天子威仪?

1.jpg

 

(繁华的金陵夜景)

 2.jpg

 

(繁华的金陵夜景)

对于金陵,北宋词人周邦彦和谢朓一样,也有着“佳丽”的第一印象。

 

西河·金陵怀古

周邦彦

佳丽地,南朝盛事谁记。山围故国绕清江,髻鬟对起。怒涛寂寞打孤城,风樯遥度天际。

断崖树、犹倒倚,莫愁艇子曾系。空余旧迹郁苍苍,雾沉半垒。夜深月过女墙来,伤心东望淮水。

 

然而,周邦彦词里的“佳丽”却已远非谢朓笔下的“佳丽”,此时“佳丽”不再为叱咤风云的千古帝王而发,而是对六朝佳人的遐思畅想。此刻他眼中的金陵是六朝乐府的丽辞,是江南吴歌的声调,是莫愁湖里一抹温柔的倩影。莫愁湖位于南京市建邺区,是一座有着1500年悠久历史和丰富人文资源的江南古典名园,为六朝胜迹,有“江南第一名湖”、“金陵第一名胜”、“金陵四十八景之首”等美誉。园内楼、轩、亭、榭错列有致,堤岸垂柳,海棠相间,湖水荡漾,碧波照人,景色宜人。

 3.jpg

(莫愁湖内莫愁像)

4.jpg

 

(莫愁湖)

 

唐代诗人刘禹锡一生未到过金陵,却凭着遥思悬拟,将金陵的沧桑变迁描写得可歌可叹。

乌衣巷

刘禹锡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旧时繁华鼎盛的朱雀桥与乌衣巷,而今野草丛生、荒凉残照,多了几许寂寥与沧桑。乌衣巷位于南京市秦淮区秦淮河上文德桥旁的南岸,地处夫子庙秦淮风光带核心地带,是中国历史最悠久最著名的古巷。乌衣巷内,两旁的建筑一律漆成白色的墙壁,配以古色古香的黛瓦屋顶,门窗檐楣,颇有古巷的味道。

5.jpg

 

(乌衣巷)

 6.jpg

(乌衣巷内王谢故居)

在诗人杜牧眼中,江南的春天不仅有莺鸟啼鸣,红绿相映,酒旗招展的悠然明朗,还有古寺楼台,朦胧烟雨的迷离深邃。

 

江南春

杜牧

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从这首诗可见当时金陵的佛寺之多,当然数量还不止如此,根据陈作霖《金陵琐志》中《南朝佛寺志》统计:建康有寺并有名可考者只有 226座。但梁朝时最胜达 700 多所。现如今最有名的当属鸡鸣寺和栖霞寺。鸡鸣寺位于南京市玄武区鸡笼山东麓山阜上,又称古鸡鸣寺,始建于西晋,是南京最古老的梵刹之一,自古有“南朝第一寺”,“南朝四百八十寺”之首寺的美誉,是南朝时期中国的佛教中心。栖霞寺位于南京市栖霞区栖霞山下,不仅规模宏大,殿宇气派非凡,是南京风景佳处,且因其在中国佛教史上的重要地位而声名显赫。

7.jpg

 

(鸡鸣寺)

 8.jpg

(栖霞寺)

明末清初诗人顾炎武与金陵有着不解之缘,他一生中七次拜谒明孝陵,最后一次写下了这首凝结着一生抱负的《重谒孝陵》。

 

重谒孝陵

顾炎武

旧识中官老及僧,相看多怪往来曾。

问君何事三千里,春谒长陵秋孝陵。

 

短短的春秋之间,关河崎岖,人生动荡,顾炎武依旧践行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彰显着一代大儒的风采。明孝陵位于南京市玄武区紫金山南麓独龙阜玩珠峰下,东毗中山陵,南临梅花山,位于钟山风景名胜区内,是明太祖朱元璋与其皇后的合葬陵墓。因皇后马氏谥号“孝慈高皇后”,又因奉行孝治天下,故名“孝陵”。有“明清皇家第一陵”的美誉。

 9.jpg

(明孝陵)

0.jpg

{关闭窗口}